他們在島嶼寫作-文學大師系列影展

兩地

北京城南的英子,到了台北城南,變成文壇不可或缺的「林先生」。
《兩地》從林海音「雙鄉」的特殊身份切入,隨著女兒夏祖麗娓娓道來的聲線,走入她的書桌、生活圈、編輯台,特殊年代裡的風聲鶴唳與擔當,以及那一塊奮力開拓的純文學園圃。也因為性格與文字裡的廣大與親切,林海音的文學作品跨越時空,成為兩岸人共有的閱讀記憶。她是寫作者的朋友,更是戰後台灣文學從襁褓到成熟,那無私勇敢的母親。

 

化城再來人

莊周夢蝶,無有虛實。詩人在紅塵中夢想脫俗,於露電裡捕捉永恆。《 化城再來人》借用佛經典故,以周夢蝶的一天隱喻其一生中的風景,從日常中穿插映射其思維、修行、寫作,試圖重現昔年武昌街氣氛、書攤的孤獨國,追索病痛帶來的改變與啟發、幾次生命裡的流徙與意義,最後具現為那不負如來不負卿的悟與情。

逍遙遊

歸來了,那曾經遠射天狼星,學徐霞客遊歷八方,目光矍鑠的焚鶴人。他說,西子灣是他最後的歸宿。《逍遙遊》跟隨余光中夫婦的遊屐,牽引出詩人的鄉愁、文學啟蒙、寫作風格與文壇交遊,更可見其走過中西思潮交會澎湃的歲月,找尋屬於自己的聲音。在那些鏗鏘的思維與文句壘疊起來的生命史中,余光中最後把身心都託付給島嶼南方的海灣,和夫人一起,靜靜陪伴對方的燭光。

 

如霧起時

是誰傳下這詩人的行業?且聽那宇宙的遊子,在夢土上為你朗讀―《如霧起時》以鄭愁予同名詩作為嚮導,從已然失落的第一本詩集,切入詩人的生命。曾在港口工作、熟稔於水手與離別,煮酒焚葉星座聚首的燙熱年代,到愛荷華時期的衝激,以及任教於耶魯後的靜定與博觀,他始終守著這美的行業,高高舉起風燈,在世界的臉上鑲嵌光影。

尋找背海的人

每一夜,小說家和他自己搏鬥,在斗室內,像挖掘壕溝那樣地起運著胸膛內的土……。《 尋找背海的人》以年輕小說家尋覓的蹤跡,串起王文興的文學生涯。圖書館內密排的書架,校園參差的花樹與歧路,對藝術的敏銳感受和一己之見,猶如雕鑿精神的棗核那樣,精工地將情思翻譯為記號,再翻譯為文字。王文興展現了一個信守文字信仰、珍重對待寫作、以緩慢換取深刻的文學身影。

朝向一首詩的完成

和孤獨同樣不朽的是什麼?從奇萊到柏克萊,亂石磊磊的心間正在上升完成的,是詩……。《朝向一首詩的完成》從楊牧朗誦的聲音,展開對於一個龐大文學生命的追索。那個花蓮中學裡踟躕的少年,大度山下論辯學習的身影,在愛荷華選讀古英文的執著與好奇,乃至其穿梭於歐美、中國與台灣的文化資源,融會知識進入文學寫作的嘗試,那對於音韻與想像的計較的決心,均使人重讀楊牧詩文時,更深刻地重新被撼動一次。